大公網

大公報電子版
首頁 > 新聞 > 港聞 > 正文

?點擊香江:藏污納垢縱暴徒,“黑記”亂港幾時休?/屠海鳴

2019-10-30 04:23:27大公報 作者:屠海鳴
字號
放大
標準
分享

警方定期舉行記者會,目的是透過新聞媒體,落實市民的知情權。但前天發生了“黑記”大鬧記者會一幕,一名叫葉家文的“記者”,聲稱到場就是為“抗議”、而非采訪。此人以“記者”的名義,公然阻止公眾知情權的落實,令人錯愕!

據悉,葉家文雖有記協發出的證件,但不屬于任何媒體。也就是說,除了葉本人應該為自己的行為負責之外,記協也應該承擔責任。但記協隨后的聲明中竟稱:“尊重”這次行動,譴責警方“輕慢”記者。這更令人匪夷所思!記協認為葉家文逼停記者會是對的,意味著記者和記協可以剝奪市民對重大公共事件的知情權。試問:誰給了他們這種權力?記者和記協難道可以無法無天嗎?

再看看香港四個多月來的亂局,“黑記”橫行街頭,假新聞滿天飛,歪曲報道層出不窮,記協總是毫無底線地袒護“黑記”,如此下去,“黑記”亂港幾時休?

“黑記縱暴”成公害

筆者畢業于名牌大學新聞專業,深刻知道記者的職責是讓公眾了解事情真相的道理。然而,四個多月來,在“新聞自由”理念的掩蓋下,“黑記縱暴”已成公害,表現形式有三:

其一,假記者為暴徒充當“保護傘”。在暴亂現場,假記者站在警察和暴徒之間,暴徒投擲汽油彈后“快閃”,警察拘捕暴徒時,往往被“假記者”故意阻擋。有些時候,暴徒直接裝扮成記者,掩護同伙施暴后撤退。一些“港獨”分子和暴徒就是假扮記者混到現場,歪曲報道,抹黑警方。

其二,假新聞成為亂源之一。“黑記”居心不良,肆意虛構新聞,栽贓陷害警方。比如,“太子站警察打死人事件”“爆眼女事件”,警方至今沒有接到當事人及家屬的報案,都是“黑記”憑空杜撰的新聞。依據這些“新聞”,反中亂港勢力蠱惑公眾,暴徒肆意攻擊警察,擴散仇警情緒,制造更多暴力事件,令香港局勢亂上加亂。

其三,歪曲報道丑化警方執法。“黑記”毫無職業底線,不講新聞道德,只報警察抓人,不報暴徒施暴;只報催淚彈煙霧彌漫,不報磚塊、鐵枝、汽油彈橫飛;只報暴徒受傷,不報無辜市民和警察血流披面,有些照片和視頻甚至移花接木,這些帶有明顯政治傾向的報道,罔顧事實,錯亂因果,顛倒黑白,欺騙公眾。

記協護短無底線

這些在現場采訪的“黑記”,或持有香港記者協會發放的記者證,卻濫用新聞采訪權;或偽造記者證,專事假新聞制作。維護記者正當采訪權是記協的天職。那么,什么是“正當采訪權”?理應包括:嚴禁記者“公器私用”,濫用采訪權;嚴厲譴責假記者,配合警方打擊假記者,維護記者的聲譽不受損。然而,香港記協為“黑記”護短的做法,實在令人看不下去。

今年九月初,警方打擊假記者時,記協聲明稱:“不宜動輒捉拿假記者,或要求記者在采訪時必須配備認可的記者證”、“在香港,當記者沒有統一的要求”、“在真正享有新聞自由的地方,任何人都可以當記者”、“法律上,亦沒有真、假記者之分”。如此大言不慚地保護假記者,意味著允許假記者損害真記者的聲譽,既然如此,香港記協不妨更名為:“香港假記者協會”。從事任何職業,都應有專業要求和職業道德,記協的聲明顯示,記者這個職業連基本要求和標準都沒有,如此喪失底線,令人震驚!

在那次的聲明中,記協還稱:“在香港采訪新聞,記者證不是必須的”,也并不存在“合法/非法采訪”的區別,并稱這是“香港和內地的重大區別”。而此前的8月13日,《環球時報》記者付國豪在香港機場被暴徒非法囚禁和毆打后,“香港記者協會”聲明稱:“記者事發(被打)時,均沒有佩戴記者證”“記協呼吁內地新聞工作者,在香港采訪大型示威活動時,應該清楚展示其記者證件”。如此不講邏輯,自打嘴巴,也是世所罕見!

記協主動為“黑記”背書,暴露出記協丟棄了新聞精神、法治理念、職業操守,模糊了是非標準,已經淪為反中亂港勢力的工具。

“第四權力”須制約

許多人感嘆:香港病了!不僅教育病了!司法病了!香港新聞傳媒業也病得不輕!病因是新聞這個“第四權力”失去了應有的監督。

任何權力一旦失去監督,必然產生濫用權力的結果,受害的是整個社會。我們必須捍衛新聞自由,必須維護“第四權力”,但新聞自由并非沒有邊界,“第四權力”并非超級權力。當“黑記”違背新聞職業道德,制造假新聞;違背客觀公正原則,歪曲事實,煽動仇恨;將政治凌駕于新聞之上,以個人的價值判斷代替新聞事實。甚至,公然逾越法律底線,披上“記者”的外衣行兇施暴。難道我們可以容忍嗎?

香港是一個法治、文明、現代社會,不是野蠻社會。必須形成權力相互制衡的格局,才能形成多元、包容、和諧的氛圍,人們才能安居樂業。這道理,相信絕大多數市民都懂。但是,在連續四個多月的暴亂中,世人都已看到權力相互制衡的格局被殘酷打破,只要擁有“年輕人+爭取民主自由”這兩個要素,就可以肆意逾越法治底線。反映在新聞傳媒領域,只要具備這兩個要素,就可以罔顧事實胡說八道。

如果香港社會容忍權力不受制約,必然陷于無窮無盡的苦難深淵!從這個角度看,藏污納垢縱暴徒,“黑記”亂港幾時休?答案只有一個:“第四權力”受到制約的那一天。

(本文作者為港區全國政協委員、香港新時代發展智庫主席)

注:《大公報》獨家發表,如有轉載,請注明出處。

相關內容

點擊排行

广西快3遗漏号码统计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