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公網

大公報電子版
首頁 > 評論 > 社評 > 正文

?社 評/黑衣暴徒就是現代納粹黨

2019-10-21 04:23:15大公報
字號
放大
標準
分享

一到周末,香港就淪為硝煙彌漫的戰場。在沒完沒了的黑色暴亂中,在毫無底線的破壞及襲擊中,其實不難發現一個規律,淪為暴徒攻擊對象的都是愛國愛港及反暴力的商戶及市民,而臣服于暴力淫威的則暫時可以幸免于難。顯而易見,黑色暴亂與“爭取民主自由”沒有一毛錢關系,核心就是“反中”及“港獨”,暴力手法則抄襲自德國納粹,堪稱“現代褐衫黨”。

區議會選舉在即,反中亂港勢力為政治動員,更為制造寒蟬效應,再次發起周日游行,企圖為暴亂火上添油。盡管游行申請遭到警方否決,上訴亦失敗,但他們我行我素,繼續呼吁支持者上街。結果一如既往,沒有“和理非”,只有血腥暴力,從尖沙咀、旺角、深水埗直到荃灣,整個西九龍都慘遭蹂躪,多個港鐵站、中資銀行、商戶、議員辦事處被破壞及縱火,多個警署遭大量燃燒彈攻擊,也有持不同政見的市民被“私了”。黑色籠罩全城,暴徒盡情釋放人性的丑惡,普通市民則度過誠惶誠恐的一天,而這樣的日子不知何時是盡頭。

在無數打砸搶燒中,有一條清晰的脈絡:被襲擊的銀行,都是“中”字頭;被破壞的商鋪,都曾公開反暴力;被毆打的市民,分別因為撐警、承認自己是中國人、清理黑色文宣而惹禍上身;被砸爛的議員辦事處,無一例外屬于建制派。至于港鐵,則因為沒有像過去那樣安排專車接送暴徒而被扣上“黨鐵”的大帽子,淪為大肆泄憤的對象。大公報則因為旗幟鮮明地反暴力、報道真相,被暴徒當作眼中釘、肉中刺,拆招牌、涂鴉甚至投擲燃燒彈,目的就是“滅聲”,形成萬馬齊喑、黑花獨放的輿論環境。

無辜卷入風口浪尖的尖沙咀重慶大廈昨日“戲劇性”逃過一劫,也是觀察黑色暴亂政治圖謀的風向標。民陣召集人岑子杰日前遭幾名南亞人襲擊,導致南亞族裔被仇視,南亞人聚居的重慶大廈風聲鶴唳。大廈預先準備不少物資,“奉獻”給黑衣暴徒,又高喊黑色革命口號,如此這般,才獲得黑衣人手下留情。重慶大廈名氣很大,不僅因為拍過一部電影,更因為這里有南亞幫及不少黑社會揾食,品流復雜,治安不靖。重慶大廈向黑色暴徒“下跪”,恰恰印證黑衣人才是“天字第一號”的黑社會。

拜倒于黑色淫威并非個別現象。可以見到,不少商家為保平安,要么在門口貼黑色文宣,要么播放“港獨”歌曲,要么提供食水、糧食、金錢等所謂“革命費”。一些大學及中學的校長、校監,也全然不顧教育工作者的應有風骨,附和黑衣暴徒甚至沆瀣一氣。一些社會領袖,為避開黑色鋒芒,違心地發表對黑衣暴徒“網開一面”的錯誤言論。還有一些商場或屋苑,討好黑衣暴徒唯恐不及,公然阻止警察進入執法,甚至警方借用洗手間也不準,根本是助紂為虐。顛倒是非,混淆黑白,以丑為美,附逆附暴,儼然成為一時風尚。

對愛國愛港者進行無情打擊,對或明或暗支持暴力的視為同路人,黑色勢力展現何謂“順我者昌,逆我者亡”。他們的所作所為,師承臭名昭著的德國納粹黨。納粹黨憑著暴力與“反猶”打出名堂,最終奪取政權,制造史無前例的人道大災難。香港的黑色運動其實就是現代納粹運動,一樣的黑衫,一樣的暴力,一樣的排斥異見,一樣地信奉“謊言說上千遍就能成為真理”。如果黑衣暴徒藉顏色革命奪權,他們將比他們口中的獨裁者更獨裁,比他們批評的專制者更專制,隨時制造新時代的人道大災難。

叛國亂港“四人幫”總舵主黎智英日前接受外媒訪問時大放厥詞,污蔑“中央奪走香港人的自由”,所以“要抗爭”。但任何不抱政治偏見的人都看見,奪走香港人自由的不是中央,而是黑衣暴徒。黑衣人有無法無天、窮兇極惡、打砸搶燒的自由,一般市民則淪為自由的囚徒,好端端的香港被“自由地”破壞得面目全非,由“安全天堂”墮入“暴亂地獄”。

曾有人相信,當暴徒們累了、倦了,或者因為香港經濟蕭條,一般市民感到痛時,今次暴亂會如上次“占中”那樣自然落幕。可惜,這只是一廂情愿罷了,由于美國擔心中國后來居上,香港已被視為阻撓中國發展的一張牌,或者“中美冷戰的第一戰場”。為了達到“美國第一”的目標,洋奴漢奸及其主子毀掉香港也在所不惜,所謂“攬炒”就是這個意思。

眼下進行的是一場戰爭,正義對非正義、守法對暴亂、愛國對賣國、愛港對禍港,涇渭分明,沒有灰色地帶,來不得半點含糊。香港向何處去,是繼續沉淪還是撥亂反正,需要香港人自己來選擇。但我們始終深信,邪惡可以猖獗于一時,卻不能持久,黑衣暴徒挑戰強大的國家何異于以卵擊石,“港獨”美夢終究是一場春夢!

相關內容

點擊排行

广西快3遗漏号码统计表